戴南论坛--戴南在线--戴南人才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查看: 293|回复: 0

煤矿旧事(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 15: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唐 于 2019-2-1 16:00 编辑

      赵海早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他拼命地压抑着自己的哭声,浑身不住的发抖。刘班长过去拉着赵海跌跌撞撞跑到远处的变压器房里。一进变压器房赵海就放声号啕大哭,刘班长一边拍着赵海的后背一边说道:“哭吧,没事,哭吧。哭出来就好了”。说着说着,刘班长竟也哭了起来。
      工作面上,张明已经没有声音了。张副院长在王矿长的示意下又去给张明量血压听心跳,一番折腾后张副院长轻轻地告诉王副矿长人已经牺牲了。
王副矿长看了下手表,23点40。
      王副矿长当即决定给运输机送电,用平时维修的方法掐断链条。倒车,紧链,刚刚十分钟链条就被掐断,张明被压着的右腿在紧链的过程中被彻底的压断,人被抱了出来。王副矿长指示救护队员火速用担架把人抬到井口大变压器房等到凌晨一点半再运上井。

      零点的钟声响过。
      井上。
      张矿长办公室。
      张矿长正在接受局电视台记者的采访。
      张矿长就我矿安全生产一周年中各级领导和全矿职工为安全生产所做出贡献和努力做了详细的介绍和总结。张矿长最后说,成绩随着零点的钟声响起已经成为过去,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将再接再厉,再创辉煌。
     矿山广场上。十几万元的烟花次第燃放,火树银花 ,炫丽多彩。把整个矿山映照如同白日。只有燃放烟花的师傅知道,第一个烟花是个哑火没有能点着。
      零点三十分。王副矿长怀着沉痛的心情向局领导和张矿长汇报了张明因在抢救过程中失血过多在零点二十八分牺牲的情况。
      赵海和刘班长得到消息回到出事地点的时候,张明已经被送走了。现场只留下大量的血迹和一只胶靴一顶矿工帽。赵海捧了一捧带着血迹的煤炭放进张明的矿工帽里 ,抱着矿工帽和胶靴跌跌撞撞的就往井口走。刘班长赶紧安排两个工人扶着赵海,陪他一起升井。
      赵海在工友的搀扶下只是机械的迈着脚步,一边走一边喊着:“小张,走,跟哥一起升井了。小张,走,跟哥一起升井。咱不蹲在井下,这井下又潮又黑,咱到井上去晒太阳。注意,这地方少一块盖板,你从边上走。”
      “走,这边这边。上罐笼了,靠着点哥哥。你们不要挤,我带我兄弟升井,你们下一罐。”他这一说,还真没有一个人上,这一罐就他们三个人,不,是四个人。
       井上,烟花燃放后的硝烟味还未散去,空气有些刺鼻子。辉煌过后的夜空黑得有些怕人。赵海脱下工作服把张明的帽子和靴子包了起来。轻声地说道:“兄弟,到井上了,你回家吧,咱再也不来这个地方了。”说完就瘫了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洗好澡后。王矿长在食堂后面的小餐厅招待所有参加救援的人员和班上的工人。王矿长总结了这次救援行动的经验,表扬了所有参加救援的同志。赞扬了大家在这次救援行动中表现出来的高度的纪律性和积极性。
      王矿长说:“人,虽然没有能救活。但是,我们在这次的救援行动中没有出现失误和错误,没有再出什么屁漏。从这方面说,我们的行动是成功的。还有,关于这件事情,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大家比我清楚得很,如果有什么谣言传出去,矿上一定会追查到底。好了,大家也都累了,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大家喝酒吃菜。
       赵海没有去王矿长的招待宴,他自己一个人在宿舍里喝了一瓶酒。醉醺醺的赵海天快亮时还在外面乱转 ,嘴里“叽叽咕咕”的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你要是仔细听,还能听出小张对不起之类的话语。
       死了一个人,日子还得继续。第二天,矿上的太阳依旧升起。班长还是班长,区长也还是区长。一切都按步就班,没有丝毫的改变。
      王来根又写了一篇新闻稿,讲述了王副矿长在井下怎么亲临一线不顾危险指挥抢救伤员的事迹。稿子和矿工报的记者联合著名发表在《矿工报》上。
      唯一的改变就是赵海真的疯疯癫癫的了。逮到一个人就说“小张本不该死的。我真不是人”
      很快,王矿长亲自打电话责成劳保科给赵海办了工伤内退手续,并派专人将赵海送回老家养病。
      宿舍里就剩下王来根一个人了。
      夜晚,王来根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没有了诗人伏案写诗的身影,没有了牌王喳喳呼呼的大嗓门儿,不由得有些伤感,陷入沉思。
      天天开会讲安全,讲的人疲了,听的人也疲了。
      总是要我们怎么去做好安全工作,我们真正的用心去做了吗?我要安全了吗?
      对!我要安全了吗?是要我安全还是我要安全?
      我要安全,我要安全!
      我决不能做第二个张明!
      王来根几乎是一夜未睡,从张明事故谈起,从要我安全的被动到我要安全的主动。洋洋洒洒修修改改的写了好几张纸。
      第二天王来根献宝似的把东西送郑书记审阅。郑书记一看,观点新颖。把“要我”颠倒成“我要”有点石成金之感,遂直接带王来根见王副矿长。
王副矿长还在想方设法消除矿难死人的阴影。,一见这篇文章顿觉找到一个热点,让矿办秘书和王来根一起把整篇文章理通理顺,有事实有理论,再以一个普通矿工口吻说出来。
     《我要安全》这篇文章以王来根的著名发表在《矿工报》的头版头条。
       几天后整个矿务局都掀起“我要安全”的安全教育运动。矿上到处都是“今天我要安全了吗?”的标语口号。
       王来根把所有他能找到的有关煤矿安全的漫画(当然是别人创作的),拿过来抄一遍,搞了个王来根安全漫画展。
       一个月后,在王副矿长的推荐下,王来根脱产到矿务局干校培训学习。
       三十多年后,王来根是矿负责对外经营的副矿长。
       然而就在王来根副矿长就要安全退休的前一个月,市反贪局的工作人员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王来根还是没有安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小黑屋|手机版|经营性网站许可编号:苏B2-20180589|兴化市戴南在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苏ICP备17056877号-3 )

GMT+8, 2019-2-21 12:08 , Processed in 0.110763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兴化市戴南在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2012-2019 0523114.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